学术报道
当前位置: 首页 >> 科学研究 >> 学术报道 >> 正文
赵海涛副研究员谈“存亡之际——二里头都城的尾声”
发布时间:2020年03月29日 15:25    点击次数:

2020329日下午,文化遗产研究院“长风论坛·鳌山001期”存亡之际——二里头都城的尾声讲座顺利开讲,此次讲座邀请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赵海涛副研究员担任主讲嘉宾,历史文化学院王青教授主持。

赵海涛副研究员主要分享了他关于二里头遗址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遗存的研究成果。二里头遗址规模宏大,布局严整,是迄今为止可确认的中国最早的王朝都城遗址,是研究夏商文化的关键遗址。学术界一般把二里头文化分为四期,每期又可分为早、晚两段。二里头都城存废时间是二里头文化、夏商文化的关键问题和进行其他研究的基础。关于二里头都城的废弃时间,目前有两种主流观点,一种认为在二里头文化四期早、晚段之间,另一种认为在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和二里岗下层文化之间。两种观点的区别仅在于四期晚段二里头都城是否已经废弃,所以四期晚段成为探讨这一问题的关键时段。

二里头都城的主体构成要素,主要包括始建于二里头文化二、三期的井字形道路网络与宫城城墙,宫殿大型夯土基址群,作坊区垣墙与绿松石器制造作坊、铸铜作坊,以及使用铜玉礼器的贵族高等级墓葬。到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上述主体构成要素的使用发生了一系列变化。以层位关系和出土陶器为基础,赵海涛副研究员梳理了大型遗迹的存、废情况,认为二里头都城四期晚段可分为4个小的阶段。

1阶段,二、三期建立的二里头都城主体要素仍正常使用。第2阶段,除了绿松石器制造作坊和铸铜作坊仍在使用外,都城主体要素均受到不同程度的叠压或破坏而废弃,尤其是下七垣文化和岳石文化特征的器物成组、大规模出现于二里头都城中心区,破坏了包括1号基址在内的多处重要遗迹。第3阶段,二里头作为都城的主体要素被破坏之后,遗址上仍新建了6号和10号基址、作坊区3号垣墙,绿松石器制造作坊和铸铜作坊在继续使用,也发现有随葬青铜器的高规格墓葬,二里头遗址规格仍然较高;第4阶段,上述第3阶段新建遗存均遭到破坏并废弃。

伴随着四期晚段第2阶段二里头都城主体要素被破坏,郑州地区的大师姑、望京楼、东赵三处二里头文化城址也相继废弃,表明以它们为代表的二里头文化、政权因突发事件而大致同时、整体衰落。同时,偃师商城兴建,郑州商城规模扩大,进入繁荣。

赵海涛副研究员认为,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第12阶段二里头都城的变化,应是下七垣文化、岳石文化文化代表的对立政权入侵二里头都城,取代、替换二里头政权的结果,这次政权更替在年代和地域上都与文献上夏、商王朝的更替最为吻合。第34阶段的变化,可能是二里岗政权建立之初,尚未掌握青铜器铸造技术、建成自己的青铜器铸造作坊,还需使用二里头遗址的铸铜作坊和工匠有关。直到二里岗下层二期、偃师商城第2段,郑州南关外和偃师商城建立起自己的铸铜作坊后,不再使用二里头铸铜作坊,二里头遗址也成为一般性聚落。

赵海涛副研究员强调,根据大型遗迹的存、废情况,将二里头文化四期晚段划分为4个阶段主要是根据大型遗迹的层位关系推导出的早晚顺序,表明都邑废弃及功能、性质转变存在阶段性和复杂性的特点,现有分期框架或有必要调整。但每一阶段的时间长短未必均等,特别是对于具体遗迹之间的早晚关系来说,有的两个阶段只是略有先后,而有的阶段可能持续时间更长。陶器总体特征是否也可如此精细划分,尚需结合层位关系和文化因素变化等做深入分析。

在讲座互动环节,赵海涛副研究员与师生们就二里头遗址考古发掘与报告编写、下一步考古工作计划等问题进行了交流探讨。最后,王青教授对本次讲座进行了总结,并感谢赵海涛副研究员的分享。长风系列学术讲座是山东大学历史文化学院多年来坚持的学术活动。文化遗产研究院搬迁至青岛校区之后,将这一学术品牌进一步发扬光大,与青岛校区师生共同分享人文盛宴。抗疫期间,论坛将采取线上形式进行。此次讲座采用了腾讯会议,全院二百余名师生通过线上聆听了讲座。



【作者:武笑迎    责任编辑:李婧】


上一条:张俊娜副教授谈“从遗址到聚落——CONTEXT视角下的环境考古研究”

下一条:Gary M. Feinman教授一行来我院进行访问交流


关闭